善現啟請分第二

  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,即從座起,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合掌恭敬而白佛言:「希有,世尊!如來善護念諸菩薩,善付囑諸菩薩。世尊!善男子、善女人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云何應住?云何降伏其心?」

    佛言:「善哉!善哉!須菩提!如汝所說,如來善護念諸菩薩,善付囑諸菩薩。汝今諦聽,當為汝說。善男子、善女人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應如是住,如是降伏其心。」

    「唯然!世尊!願樂欲聞。」

 

08/21 西雅圖雷藏寺同修瑤池金母本尊法開示

●開示∕道果本頌金剛句偈疏

●文字∕燃燈雜誌整理

●圖片∕西雅圖雷藏寺提供

●同修∕瑤池金母本尊法

●地點∕西雅圖雷藏寺

我們敬禮傳承祖師,敬禮了鳴和尚、敬禮薩迦證空上師、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、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。我們敬禮壇城三寶,敬禮今天同修的本尊,瑤池金母大天尊。   

師母,丹增嘉措,吐登悉地,各位上師、教授師、法師、講師、助教、堂主以及各位同門,還有網路上的同門,大家晚安!大家好!(華語)你好!大家好!(粵語)愛してる(日語:我愛你)。사랑해(韓語:我愛你)。Hola! Amigo!(西班牙語:你好)Te quiero mucho!(西班牙語:我愛你)すごい(厲害)。いちばん(第一)。気持ちいい。啾咪!Yappy! Bling bling! こんばんは(日語:晚上好)。

今天我們在這裡預祝瑤池金母的聖誕,瑤池金母是師尊的本尊,也就是第一個開啟師尊弘法的第一個本尊,所以沒有瑤池金母就沒有盧勝彥,沒有盧勝彥就沒有〈真佛宗〉,沒有〈真佛宗〉,那我們今天在這裡說法開示也都沒有,也都是沒有的。所以這個法輪,可以講是由瑤池金母開啟的,所以我們恭敬瑤池金母大天尊,這是我每天所做觀想的第一位大羅金仙。   

時間很有限,因為剛才這個machine broken(機器故障),現在就講一個笑話,馬上接著就是你問我答。 

老公回家看見打扮的老婆,打量一番笑著講:「今天去新的單位上班,發現那些女的跟你簡直沒法比,還是你年輕漂亮。」老婆很高興:「真的嗎?這麼多年,終於像結婚前一樣的欣賞我?」老婆問:「你到底調到什麼單位?」老公回答:「養老院。」   

好啦,我們講你問我答。 

Q問題一:台灣弟子問的。他寫「佛陀好」?弟子一心頂禮根本上師,誠心祈請師尊回答弟子一個觀想「師尊住頂」的問題:觀想「師尊住頂」,請問是不是先觀想金沙鋪地香水海,須彌山頂生出白蓮花,蓮花上生出宮殿,宮殿中生出師尊呢?所謂宮殿是指觀想雷藏寺嗎?

  另外,請問是觀想師尊的肉身法相,還是金身,還是畫像,還是華光自在佛法相,還是蓮花童子法相,還是高銘祿師兄看到的透明相,還是用想像力想出發出光明的法相?   

如果金身、畫像、法相的臉與師尊的臉不同,可以就觀想金身、畫像、法相的臉嗎?還是觀想師尊照片的臉也可以呢?另外,如果躺在床上時,突然想觀想師尊住頂,請問是要坐起來觀想,還是可以躺著觀想師尊住頂?

另外,可以直接觀想師尊住心中嗎?住心中與住頂相同嗎?懇請佛陀開示。謝謝! 

回答一:什麼?!好啦,這個問題,這個叫做什麼呢?在雞蛋裡面挑刺,對不對?雞蛋裡面挑刺。好啦,你既然有問,那師尊一定有答。   

觀想師尊住頂不用那麼囉唆!什麼「金沙鋪地香水海,須彌山頂生出白蓮花,蓮花上生出宮殿,宮殿中生出師尊呢?所謂宮殿是指觀想雷藏寺嗎?」哪個雷藏寺啊?雷藏寺有很多,你是哪一個雷藏寺?宮殿當然不是雷藏寺,宮殿就是宮殿,雷藏寺就是雷藏寺。很簡單,不必這麼麻煩。   

另外還有問題,這個是最早的:「觀想師尊的肉身嗎?金身嗎?畫像嗎?華光自在佛佛相嗎?蓮花童子法相嗎?高銘祿師兄看到的透明相嗎?或者想像力想出發出光明的法相?如果金身、畫像、法相…還是觀想師尊照片的臉也可以?」告訴你很簡單,你喜歡師尊像什麼,你就觀想什麼。你喜歡哪一個相,你就觀想那一個相。不要由我來講,你會想不出來。對不對?    

你喜歡那個相…其實我想自己也不容易耶。很簡單哦,我告訴你,你想別人很簡單,一想就想到了,對不對?想別人很簡單啊。那個同門,我想同門的相很簡單啊,Japan,卡哇伊…日本、かわいい娘(可愛的日本姑娘),她就出來了,對不對?想自己,你自己想自己看看,想得出來嗎?很奇怪哦,你想別人都想得出來。你想自己想不出來。我想我的相,糟糕了,我想我祖母想得出來,想我自己就想不出來。有時候你想想看你自己是…你看看鏡子裡面的自己,好像不像自己,你說對不對?你喜歡想什麼就想什麼,就是這個。不要講那麼囉哩囉嗦一大堆,還有什麼高銘祿的透明相?

好啦,也不用金沙鋪地、也不用香水海、也不用須彌山頂生出白蓮花。三段法身嘛!最基本的,先想出一個咒字,根本的咒字,由咒字旋轉出現師尊,移到自己頂上就可以了,it’s easy(很簡單),不用囉哩囉嗦。

「在床上時突然想觀想師尊住頂,請問是要坐起來觀想,還是可以躺著觀想師尊住頂?」告訴你,你就蹲著吧!(師尊笑)對不對?住頂就住頂,你也可以觀想你自己坐起來,觀想師尊住頂就行啦!都是很簡單的事情。你還要問我?    

「可以直接觀想師尊住心嗎?住心跟住頂相同嗎?」觀想師尊住心,就是盧師尊已經融入你的心中,依照這個四法,祂變成一個光點經過你的中脈到你的心中,然後跟你的身心完全一樣,你一剎那就變成師尊。這是觀想的一個程序。其實可以直接觀想師尊住心、可以直接觀想師尊住頂。你能夠融入,就觀想師尊住心,可以的。「住心跟住頂相同嗎?」一個是還住在頂上,一個是進入你的心中,本來是不太一樣;一個是住在你的心中,一個是住在你的頂上,兩個不一樣、兩個不同。

這是第三個階層,在虛空、在你眼前,在你頂上、在你心中,四個是不一樣,四個是不同的;也就是在虛空、在你面前、在你頂上、在你心中。所以住心跟住頂,在外觀上是不同,但是它的意義是相等的。好,謝謝你。這樣回答不知道你滿意不滿意?如果不滿意的時候,再來囉唆一番也可以。(師尊笑) 

   

Q問題二:馬來西亞的弟子問的。頂禮師尊,弟子有一事不明白,舉個例子,如果選大力金剛當護法了,可是有事的時候需要用到「九字真言法」,但又不可以半途而廢去修不動明王,可不可以用大力金剛或大白蓮花童子,來當「九字真言」的主尊?請師尊指點迷津,感恩師尊,祝師尊佛體安康。 

回答二:我告訴你,你要用「九字真言法」是「臨、兵、鬥、者、皆、陣、列、在、前」,我以前做手印,對不對?「臨、兵、鬥、者、皆、陣、列、在、前」,這是「九字真言法」的手印。(聖尊示範)你選大力金剛當護法,可是有事的時候需要用到「九字真言法」,但又不可以半途而廢去修不動明王?我告訴你,你選大力金剛當護法,那你就用大力金剛的權杖,也可以、也可以使用的,跟九字真言法是意義相通的;你如果要用「九字真言法」,你平時以大力金剛做主要的護法,不動明王做副要的護法也可以的。   

你有修哪一個法,你修不動明王、修大力金剛,需要用到的時候,你可以用不動明王的法,也可以用大力金剛的法,都可以的。並不是說你修了大力金剛,你大威德金剛、喜金剛、或者勝樂金剛、或者不動明王,五大金剛、八大明王,你都不用用的,只要大力金剛就可以,不是這樣子的!也就是你修了一百種法,其中你要用到哪一種,你就用哪一種,所以隨手捻來都是法。   

你要「臨、兵、鬥、者、皆、陣、列、在、前」,可以,沒有問題。你要看看你怎麼修啦!那個主尊呢,當然還是大力金剛,你選大力金剛,你主尊的護法還是大力金剛。你認為大力金剛…這一尊用不動明王的法好,那你副修就修不動明王的法。像師尊,喜金剛、大力金剛…大力金剛是隨身,大威德金剛也有用到,不動明王也用到,有的時候也用了好幾尊。   

像我上回在…是大力金剛吧?從我嘴巴吐出來的是大力金剛啊!但是,又有不動明王一起做,在旋轉。那次是舊金山的鬼來攻擊的時候,我是躺在床上,突然間醒過來,然後嘴巴就吐出大力金剛。那時候,我用不動明王做四方結界,不動明王跟大力金剛一起去抵抗。不動明王用祂的那寶劍旋轉,化成像是螺旋一樣的旋轉,那些鬼的腦袋全部統統都砍下來了,一下子那些鬼全部都嚇跑了。還有大力金剛的棍,打得它們屁滾尿流,能夠逃的,逃回舊金山,不能逃的,全部都戰死沙場。房子裡面乒乒乓乓二十分鐘,哦,那一次是非常激烈,就是非常的激烈。   

我已經沒事了,怎麼你又有這種東西來?!所以老夫才火大,居然又有這些鬼物來侵犯!我就火大了嘛。我是不惹人的,慈悲的、息事寧人的,我也不願意掀妳的底牌,對不對?你把百姓公廟、有應公廟的牌拿去妳的護法殿,供在中央,天底下哪有這種佛教?只有妳媽媽才有!把百姓公廟的那個木牌,擺在百姓公廟的木牌,搬到妳的護法殿,有沒有搞錯?佛教欸!蓮東上師的爸爸去給她做裝潢護法殿,中間供的墓碑就是百姓公廟的、有應公廟、大眾爺廟裡面的那些眾靈,有沒有?你們看過那個牌沒有?那個手機裡面都有。   

那個牌,她搬到她的護法殿去弄耶!還有五大鬼,她把它改成五大神,鬼就是鬼、神就是神!神是有福德才稱為神,沒有福德就叫做鬼!什麼那五個是叫什麼名字?一個叫小林。我記得以前有一個歌星叫小林旭(日本著名的演員、歌手),拿著吉他的,日本的小林旭,有沒有?有一個叫小林,說是忍者;然後一個就是渡邊一郎,是嗎?中村一武、渡邊一郎,這三個是日本的。一個叫黃金泉,是墳場的主人叫黃金泉。另外還有一個,叫什麼名字?林良知!你們都忘啦?!這五個,還是要老頭子想出來。你這些年輕的怎麼都忘了呢? 

中村一武、渡邊一郎、小林、黃金泉、林良知,這五大鬼,她稱為五大神,叫人家拜五大神。跑到〈樹德堂〉說「你們要拜五大神」,苗栗〈樹德堂〉,說叫他們拜五大神。你看,連那個法本都改了,變成還要拜五大神。這五個哪裡大神?我連聽都沒有聽過!乾脆妳跑到日本那個「靖國神社」,那些戰犯、戰死的那些,把「靖國神社」的神主牌拿去妳家當護法神,那不是更容易?!媚日,獻媚日本!日本那幾個,中村一武、渡邊一郎,還有小林。嗯?怎麼會講到那裡去?總之,用這個就可以了,大力金剛,師尊也用過大力金剛跟不動明王,對不對?可以的,可以互相用的。    

有一個黑道大哥跟刺青的師傅,黑道大哥大部分都是有刺青的嘛,對不對?黑道大哥就跟師傅講:「刺青師傅,請你在我背後紋身。」紋身師傅就問:「你要紋什麼?」黑道大哥講:「我在我背後紋一個女人。」紋身師傅就問:「為什麼要紋女人呢?」黑道大哥講:「你沒有聽說過嗎?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女人。」師尊是不是成功的男人?(眾答:是!眾鼓掌)因為我有很多的成功,後面不要講、後面不要講…。(師尊笑) 

好啦,現在講【金剛經】啦。 

善現啟請分第二

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,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合掌恭敬而白佛言:「希有!世尊!如來善護念諸菩薩,善付囑諸菩薩。

世尊!善男子、善女人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云何應住?云何降伏其心?」佛言:「善哉,善哉。須菩提!如汝所說:如來善護念諸菩薩,善付囑諸菩薩,汝今諦聽!當為汝說:善男子、善女人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應如是住,如是降伏其心。」

「唯然。世尊!願樂欲聞。」   

告訴你,「善現啟請分第二」還沒開始講呢!還是講「須菩提」,這三個字要講很久。我告訴你,「須菩提」。它上面給我寫著:「二○二一年八月二十一號要講大乘正宗分第三」,也就是我已經講完了…No!還沒有講完,「須菩提」還要講。   

佛陀教導「須菩提」是非常用心的,祂觀察他(須菩提)的過去世。祂過去世我已經講了,祂的瞋心非常的重,貪瞋,這個瞋心非常的重,所以祂先教他忍辱波羅蜜。我講了,「忍辱波羅蜜」。「忍辱波羅蜜」要修到什麼程度?修到「沒有忍辱」。又是忍辱,又沒有忍辱,這是怎麼一回事?從「忍辱」修到「沒有忍辱」,但還是「忍辱」,把這個「忍辱」兩個字啊,就變成自然而然,就變成「沒有忍辱」了。   

我們開始是忍辱,忍辱是受不了的,人家給你侮辱,你不動,很困難。大部分一般來講就是,我們講的就叫做什麼?台灣話,像那個一堆煙、一堆那個灰一樣,然後來一陣風,咻!就把這個灰啊,整個撒得亂七八糟的。你本來是不動的,隨便人家講一句話,你就像那個灰啊,「火蓬蓬衝、蓬蓬颺」(台語,煙霧迷漫)那個台灣話有一句話叫做什麼?「火烌性,哩兜火烌性,郎嘎哩貢几堀隈,哩兜噗噗跳」(台語,脾氣暴躁,人家說你一句,你就氣得跳腳),對不對?還是你這個老頭子想出來,你們這些台灣來的統統都不講。「嘿兜系火烌性,火烌性系安怎?嘎哩郎几咧,哩兜噗噗跳。」(台語:別人稍捉弄一下,你就氣到跳腳。) 

須菩提本來是這樣子的。佛陀叫祂忍辱波羅蜜:「你就忍」;祂忍,祂是忍下來了,忍到最後就變成自然。所有一切的毀謗啊、一切的攻擊啊,一切的什麼來,祂都很自然而然,就不會有感覺。這個就不是「忍辱」,不用忍了嘛!已經自然了,哪裡還要忍呢?所以這個才是叫做成功。然後進一步,你到了「無生法忍」就是更進一步啦!祂須菩提是證得了「無生法忍」,所有的攻擊,都是沒有攻擊;所有的毀謗,都不是毀謗。所有一切的侮辱,都不是侮辱,都沒有出生,哪有侮辱?這個叫做「無生」,你修到這種程度,這個果位才叫做「無生法忍」。沒有毀謗、沒有攻擊,什麼都沒有,這個會不會?

佛陀教祂:「祢證得了這個,才叫做『無生法忍』。」這個當然現在這樣子聽你們聽不懂,以後講下去你們就會懂。【金剛經】就是講這個,這個是其中的一種,「根本就沒有毀謗,你也不用忍辱;根本就沒有什麼叫做攻擊,你也不用忍辱,根本什麼都沒有。既然什麼都沒有,你忍辱做什麼?因為沒有忍辱,才叫做忍辱。」好啦,須菩提是修到這樣子,這個才叫做佛陀、佛教是「無諍三昧」。無諍,沒有所謂的爭議,那個叫做無諍,須菩提是證到這裡,最後祂得到了「空三昧」,因為無生啊,你就可以證到了「空三昧」,也就是進入空的禪定。   

因為須菩提進入了「空三昧」這個空的禪定裡面,祂有兩個現象產生出來:

第一個現象,祂在靈鷲山的岩洞裡面,住在岩洞裡面打坐修行。進入「空三昧」的時候,很多的天女出現在虛空中給祂撒花。那個天花從虛空中降下來,把祂的身體淹沒了一半,就是淹沒了一半,身體淹沒,那個天花撒下來,撒在祂身上,然後在祂周圍變成一個圈,把祂淹沒了一半。   

這須菩提醒過來,一看天上,哇!好多天花在撒下來!祂問說:「祢們是誰啊?為什麼在天空中給我撒花?」這時候,帝釋天的天主祂才這樣子講,祂說:「我是帝釋天的天主,帶著帝釋天的天人,因為知道祢進入『空三昧』,全身放光、光明直透等流,我們全部在天上都感覺到這個光不可思議。下來一看,是須菩提在進入『空三昧』,我們讚歎,所以撒花。」   

須菩提也問祂,「那祢們為什麼撒花呢?」,就是因為你進入「空三昧」。什麼叫做「空三昧」?沒有煩惱、沒有我執,我執沒有了、煩惱沒有了,法執也沒有了;沒有法執、沒有我執、沒有煩惱,進入「空三昧」。所以我跟須菩提撒花,讚歎!須菩提呢,就跟天人講了一些道理,進入「空三昧」的道理,跟師尊提到的「沒有我了、也沒有法了、也沒有煩惱了」,如此進入「空三昧」。

所以天人讚歎,給祂撒花,是第一個,只有須菩提在經典上記註,須菩提得到「空三昧」,進入「空三昧」的時候,帝釋天跟天女一起跟祂撒花。   

第二個,有一天須菩提病了,生病了,你說:須菩提已經證得「空三昧」,為什麼還會生病呢?祂證得了這個「空三昧」,祂沒有「我」了,但是身子還是要跟著佛陀出去啊,肚子餓了,還是出去化緣啊、還要吃飯啊。所以,你人吃五穀雜糧,哪一個不生病的?都會生病的,沒有一個人說不生病的。你們這裡沒有生病的舉手,沒有生過病的舉手?統統都沒有生過病、沒有感冒過的舉手?大家都感冒過。你們現在身體感覺到完全都沒有病的,舉手?一點病都沒有嗎?你有沒有腰酸?有沒有背痛?身體有沒有痛?你眼睛有沒有近視?眼睛還好好的,沒有近視啊?好…哦!你鐳射過啊?鐳射過就是有啦!(師尊笑)   

師尊才是沒有鐳射過,我從來沒有戴過眼鏡耶!我不過是學了一種法,我已經講過了,每天早上起床的時候,然後站在窗子旁邊,然後眼睛閉起來旋轉十四下,然後猛然張開。旋轉要很大的旋轉喔!眼珠跟眼球一起旋轉,旋轉十四下,閉著眼睛旋轉十四下,然後再把眼睛張開,看最遠的地方。我看最遠的兩個double tree,兩棵樹,我看最遠的兩棵樹。我這樣旋轉了多少年多少年,換來的從來不戴眼鏡,什麼字我都看得清清楚楚,再小的字我也看得清楚,這要練多少年的功夫欸!   

然後「扣齒三十六通」,扣到最後牙齒也掉了一顆(師尊笑)然後那個牙醫師桂青,再把我黏回去。嗯…我黏回去,不能講說我牙齒沒有病的,我牙齒還是有病的。上回牙齒發炎,牙齒發炎也是有病。另外,我還有這個「鳴耳鼓」──耳朵矇住,鳴耳鼓,像在打鼓一樣,打了七十下,我打七十下。「一二三四五六七」,一共弄十次,「一二三四五六七」;有時候我是「一二三四五六」,然後「阿彌陀佛」,「二二三四五六,阿彌陀佛」、「三二三四五六,阿彌陀佛」…,一共七十下。耳朵還好,眼力還好,牙齒…因為沒辦法的事情啊。人生七十才開始啊!七十才開始什麼?七十開始掉牙齒!(師尊笑)還有呢!關節痛、腰痛,什麼痛都來,七十開始,就有這個樣子,別的都還好。   

所以須菩提生病,這個帝釋天又來,祂生病的時候。這回須菩提就問:「祢們來做什麼?」,「我來唱歌給祢們聽。」(師尊笑)帝釋天說,「我來唱歌給祢聽」,祂就唱了。所有的天人在虛空中唱歌給須菩提聽,安慰祂。須菩提聽了心開啊!心花朵朵開。心花一開,病就好了。祂們唱的是什麼呢?「德行比天還高啊!那裡的功啊,就像流水一樣那麼長!德啊,就像山那麼高!祢行的功德就像流水那麼長!」讚歎須菩提。須菩提因為天人唱歌給祂聽,音樂是可以療傷的、音樂是可以療病的,須菩提的病就好了。   

大家知道嗎?師尊有一次得蜂窩性組織炎,虛雲老和尚在虛空中經過,看到我在生病,祂一隻手伸過來,一直穿透那個雲,從雲的上面一隻手伸得很長,伸到我的家裡,從屋頂進入我的家裡,一直到我躺在病榻上,祂給我摩頂。記得嗎?這個虛雲老和尚,我現在有一尊虛雲老和尚的,是香港〈十方同修會〉雕的,他送給我的,這常仁上師他們送給我的,一個虛雲老和尚的像,在密苑有虛雲老和尚的像。那我跟虛雲老和尚之間,是有因緣存在的,所以祂經過的時候,祂看到我生病了,祂也是一樣給我摩頂、給我安慰。   

然後記得嗎?我在隱居的時候得了裂腦症,裂腦,把腦筋都快要裂開了。我去繞寺,去拜佛、繞寺、繞塔,一直繞到那個藥師佛那裡,很大尊的,Korea 有一尊很大尊的藥師佛,在室外的藥師佛。我去跟祂做大禮拜,去到那裡大禮拜,人都快要昏了。回程的時候,我看到藥師如來、藥上菩薩、藥王菩薩,日光遍照菩薩、月光遍照菩薩、十二藥叉神將,全部顯現出來在我面前。我就知道,我這個病有救,祂就等於是在安慰我。一樣的,帝釋天下降,安慰須菩提:「祢生病了」,祂們下降唱歌給須菩提聽。須菩提為什麼能夠得到天人的讚歎、跟撒花、跟唱歌給他聽?因為祂真正能夠進入「空三昧」。

「空三昧」是【金剛經】的主題,【金剛經】是講「空三昧」的,摧毀一切,就是「空」。所以啊,這個禪宗到最後,以這個【金剛經】來判斷你有沒有開悟,就用【金剛經】來判斷。【金剛經】一放,你有沒有開悟,就給你斷定你有開悟、你沒有開悟,用【金剛經】來給你判斷。   

今天就講到這裡,嗡嘛呢唄咪吽。

 

2022年功德主方案 
點此入內 線上刷卡
(單位:美金)

  下載迴向報名專用表 

迴向報名表填完之後請傳送E-mail: 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。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

燃燈paypal註冊的信箱是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。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敬請同門善信大德注意,以免無法收款!謝謝!

 

「隨喜贊助」、廣告刊登等,請參考下方。


點選「隨喜贊助」進入PayPal 線上信用卡贊助網頁,填寫數量即是您的贊助金額!

 

   

◆其他贊助方法:劃撥、匯票、支票及國外匯款

聯絡我們:

投稿專用E-mail: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。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

電話:886-49-2312992 分機 362

傳真:886-49-2350140
迴向報名表傳送E-mail: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。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

 

贊助索閱一年24期紙本雜誌、變更郵寄地址、或 參加「功德主方案

請洽分機 367

 ◆刊登全彩廣告/賀詞/請佛住世詞,下載廣告確認單。

請洽分機 3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