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光空流(三)

文/蓮曉上師

 

高科技之下,時空的「變化」

遠處空間可以變「近」,少浪費了時間,是高科技所帶來的狀況。

人不看電子產品時,會多看人,相對會有更多的互相關注,互動的親近。

心與心更近,自然也更暖和些。

與通過電子工具而溝通的心相比,有時可以不太一樣,很不一樣。

現代用於拜神的燈,也多是用電,少了好多真實的火光。

當然,在這之中,主要還是看用心的真誠程度吧。

 

放得下是人生很重要的本事 

印象深刻的片段,能夠忘記是好的,但如果時常完全記不起,就有可能患了老年癡呆症了。

放不下,困惑重重,一心狠亂,已是絕大多數人牢牢掌握著的「本事」 。

一個比一個厲害。

沒有最厲害,只有更厲害。

這樣,從真理與平衡的角度去看,就變成:

其實,放得下、如如不動、一心不亂,才是人生很重要的本事!

比起經商、科研、攢錢、烹飪、繪畫、音樂等等的本事,確是更上一層。

 

爭鬥幻戲

在幻生的時空之中:

爭執、爭鬥的事,從烏有而來,終還歸烏有而去。

不能放過的人,不在了;想不放過別人的人,也不在了。

鬥了也是白鬥,爭了也是白爭。

驚心動魄,失足深淵,鶯歌燕舞,百花盛放…

只有這些個無窮無盡的片段過程的覺受,是悲嗎?是喜嗎?是無感嗎?是酸甜苦辣澀嗎?

這般那般,似乎有些「消遣作用」或「存在價值」罷。

然而,不論覺受如何,結果都是:

入土為「安」(空)罷。

商周戰漢的墓穴、唐宋元明清的墓穴…

埋有好多「好勝爭贏」的故事呢。

要出土,也出不完。

如果可以化腐朽為神奇,那就無非:

變為一集又一集的小說或者電視連續劇,讓人重溫舊夢。

又在那些「古人昔人的想法和情境」中,再活一回、無數回。

 

宇宙的茫茫空白中,生命無事無聊,換著角色,做著沖天與低旋的劇集。

沖天孤且拘,低旋喜無憂。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。

無奇不有,缺了又圓。

「你站在橋上看風景,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。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,你裝飾了別人的夢。」(卞之琳《斷章》)

你在看風景裡的人,風景裡的人在看你。

男女主角的肉骨與衣裳,前仆後繼,演興玩心無休,每回戲終落幕,盡化為泥與塵。

贏取的財寶,早晚銹蝕嚴重。

灑下的血淚,瞬間空空如也。

笑聲與哭號,無痕散盡。

那年那代的錢幣樣式,已不知更新換代了多少回!

袁世凱的頭像換為孫中山的頭像(銀元),蔣介石的頭像換為毛澤東的頭像(紙幣)…

此一時,彼一時也。

沒有一個皇上與朝代,能夠「萬歲萬萬歲」,連在錢幣上「萬歲萬萬歲」也辦不到,何況生命呢?!

這是喜歡聽「萬歲萬萬歲」的人,似乎「過把癮就死」(作家王朔的書名)而已。

一呼一吸之間,時間空流,也無曾存在。

一呼不能再續一吸,一吸不能再度一呼時,你我生命的「存在」,就「不存在」了。

一具衣冠楚楚的物件進去,870-980 C(還沒到燒青花瓷的溫度)的火光一閃,哼也不哼一聲,就只得一把灰出來了。

溫度如果更高,可能連灰也沒有,直接變為一縷青煙,隨風散去吧。

||待續

也許,老兄幾天沒見,再見時,已是手上捧著的灰。

(感歎:人間也是常見!)

在世時,無論如何要安好心眼。不然就是屁眼,只能遺臭千古。

 

銀行裡,總有許多未取的錢,有的已過期作廢。

往往人在靈堂,錢還在銀行。

戰亂時期,入了窖藏的珍寶,本來想等事變平息之後,再回來取用、享樂。

沒料到,此去一別:

青山橫北郭,白水繞東城。此地一為別,孤蓬萬里征。

浮雲遊子意,落日故人情。揮手自茲去,蕭蕭班馬鳴。(唐代李白《送友人》

別後,再無機會回頭。

當窖藏被發現時,已是數百年、甚至二千多年以後了。

好像很快,一瞬千年。

窖藏的寶物,被考古隊挖掘研究,或被發現者一搶而空,或輾轉之間,移居到博物館的櫥窗…

這窖藏期間的幾百、上千年,說是眨眼之間,反掌之間,其實那些過程,是相當難煞的「一瞬」。

這「一瞬」當中,發生了多少事變、家變、政變…?!

「慘亡」了多少動人的美境、成果、人物、情愛?!

貪欲的追求,多少次變成刀兵劍擊、槍林彈雨、滿門抄砍甚至淩遲處死。

鄉土、國土從未停過:分分合合。

穩定從來都只是暫時,盛世從來不會超過幾十年或一百多年。

扯高氣揚、安如泰山無一倖免地,總是連結著苟延殘喘、土崩瓦解。

為什麼:

樂極之後,總是生悲?!

死灰之後,總是複燃?!

複燃之後,又變死灰?!

 

無常是事物內在的運作規律

 

時間被人們設定了之後,就無時不在使用了:

時光飛逝(其實是場景變遷),懷念舊日時光(其實懷念是已經不在的場景)…

春來秋去,老來死去。

美得「不要不要」 的佳麗也是只給她本人短暫的受用。

防腐劑用多了還是不能讓新鮮的什麼保鮮多久。

電燈與華服等等,也只有一定的使用壽命…

保不住青春與新鮮,其實與時間無關,那只是物質內在運作規律所致的變化。

物質從來無法真正的靜止,包括黃金鑽石等等。

然而,滅絕與誕生,那也只是眼睛所見的現象、因緣五行和合的現象。不是本真的。

 

街市中,某位砍豬大腿的賣肉哥抬頭一看,隨口對那新客說,你又來啦。

他都不知其妙。

有時,面對頭一回見面的人,卻是這麼的一句不合邏輯的話。

也許就是清朝、唐朝時的老相識,難怪今世「一見如故」。

那個前世騙人的,又在街市上悠轉。

莫名其妙這一悠轉,一切所欠又被騙回去;捶胸頓足,體驗到前世被自己所騙者的痛苦滋味。

搞革命的又來了,纏上他的沒完沒了…

不想造反的正在勸想造反的,出軌的正想回到正軌…

某一世的事,又再重複。

 

迷在則悲在

 

演戲太入戲時,痛苦完全是好逼真的。

個個都不想死的,最後沒有一個不死的。

前幾天有個朋友去逝了,他一直不相信自己會死。

迴光返照時,還在重症監護室給女朋友打了電話,訴說了一番春噯衷腸,說是遲些出來又如何再去郊遊…

沒想到,這就是最後一次通話。

如果當時有人告訴他,二三天后你就是一把灰而已,不知他會有什麼感想?!

其實,哪能有什麼感想呢?!

怕著、僥倖著、瞻前顧後著,疼痛不適之中,就迷迷糊糊地進入無肉體界…

可能死了,還不知道死了呢。

 

時間可以停止麼 ?

不想再看到悲劇了。

如果沒有太陽月亮 ,只有一盎天燈,無晝無夜,哪有什麼時間?!

依因果論去看,悲劇也是自導自演罷。

一切都是表面想法與潛在想法,引發著狗血與饅頭、深淵與高峰、天堂與地獄的無窮故事。

本性,與所有發生的,並無干涉。

這才是最永恆的安全島。

可惜,眾生都幻離了座(島),被事件迷誘,陷在迷宮,不再安心,或樂而忘返,或苦不識返。

 

一葉輕舟,過了重山。地陷成穀,一潭死水。

春風吹過河彎,柳下坐著美人。

白馬王子再來,美夢竟然成真。

再演王子犯法,與庶民同罪。

滄誨桑田,身首異處。

革命革命,革了別人的命,革到最後,革到自己頭上來。

換了時代、場景、服裝、道具、對白、形態等等…

依所作善惡業的業力運作,靈魂附體,而一直扮演著不同的角色。

內容,大同小異;情節,變化重複。

如有雷同,「純屬巧合」。

電視劇看多了,可以選擇不看。

然而,一切生命還是「不得不」一直幻演下去!

那是道的一分二、二分三,三分萬物的展現密碼所在。

沒有佛或神或人,可以修改這個內在的輪動密碼。

 

慢餐已變速食

 

機械、電子、數碼等的節奏,將生活推進到更高端的受用中,但同時,在某些方面,卻擾攘得七零八落。

從前的愛情很慢。一輩子去等一個人。只夠愛一個人。

如今,好多用一夜,就可以結束整個過程。

橙汁也被濃縮了。幾百幾千部劇集就在一屏之中。愛情也變成速食。碗也不用洗。

美好片段、悲哀片段被快速拼湊。

來不及珍惜一個城市,又被飛機或高鐵帶到了另外一個城市。

什麼河流、海浪、高山、沙漠都攔不住的速度。

手機電腦的更新換代好快,飛快。仿佛有點瘋狂。

看過了的內容,如果不及時清丟,很快就會堵塞。

大量編劇者正在批量「生產」著:激烈的愛欲和誇張的戰鬥情節,然後收入現金。

機器電子代替人手的繪畫、下棋、建築、炒菜、戰爭…

一批批地湧現。

茶餘飯後的那一點點時光,不再是哂曬太陽,不再是在樹蔭下聽一首鳥唱,拉一段單純而又百般無奈似的二胡。

趕緊做事,晚上還要加班…老闆在吆喝著。

快的也抱怨,慢的也不安。

都在盤算著掙到大錢,在退休或老年時,好好享受悠閒…

嘻哈嘻哈,顛倒倒顛倒顛顛,倒顛顛倒顛倒倒…

 

有的人沒有老年

 

不要以為人一定有財寶不憂、兒孫繞膝「安享」晚年那一幕。

其實,有些人是沒有老年的。

歌手邁克爾傑克、鄧麗君、梅豔芳、張國榮、陳百強、黃家駒…

詩人顧城、海子……美女演員阮玲玉、張紫妍…

都沒有老年。

他們青春永遠在影像和畫報上。

歌手留下的音碟,還可以每天唱歌給你聽;影碟上,演員那副臉孔身段永不垂、永不朽的「活著」演著。

人間,確實有太多事情是等不到,就結束了。

這些悲歡離合的現實劇情,好多人卻看得「津津有味」呢。

 

回不去,實在沒有回不回、去不去

 

瘋狂想念和追悔,都是病重。

生活和愛情,凡人都無法計較和籌謀。

擱置現在的美,總是回憶起以前的美。

任追憶和盼望,將自己的當下淹沒。

從前有多慢,無論現在有多快,都不是重點!

德國大文豪歌德留言:「誰不能主宰自己,就永遠是一個奴隸!」

 

那些美態綠林,反掌之間,就流逝了所有的華茂。

執君之手,正在清風白水間漫步,不料因為涉及貪腐或陰謀,便一失足成千古恨。

那雙曾看著我的、會說情話的黑色眸子,已不知所蹤。

最未的情形,是荷塘傳來了死亡的氣味。

星星隕落,不能緊握住漆黑之中的那麼一點可憐的溫暖。

莞爾一笑,只是春風一掠。

豐腴與瘦削的過去,不久之後,舊跡亦已好模糊。

香吻痕漬,財寶花園,早已散盡。往事堪嗟 。

手裡的細紗與鑽石,攥得越緊,流逝的越快。

煙雲散逝,沒有由人。

時間悄無聲息,讓人察覺不到。因為它並不存在。

 

現實中的人,是慢慢變老的。但感覺上的人,是一瞬間變老的。

一切與物與情的互動,過程只是幻真。

越美麗越珍貴,越怕時光「流逝」,擋不住一點一點地老去、失去。

在無奈之中,無奈地接受。

然而:

花朵都是沒有接受或者不接受,盛放然後枯萎,沒有想法。

白雲都是沒有接受或者不接受,聚集然後解散,沒有想法。

宇宙本質無心,有想法者才有苦惱。

修行要達到人天相應的意思就是:

宇宙天地,祂是幻似有心之中(後天),仍然是無心的(先天)。

因此,我們就要學祂、重證與祂的本來合一:

也是幻似有心之中,仍然是無心的。

先天不離後天,後天不離先天。分即合,合即分也。

 

人們日日做著喜歡或不喜歡的事,時常遵循著與昨日相同的慣例。

過去了的,感覺很虛;眼前的遭遇,似乎感覺是實了,但也並不踏「實」。

每一天,總是一去不復還。

時間能被凍結麼?

秋風蕭瑟,或大雪深厚,都見不著時間死亡的冰冷。

唯在生命閉幕之時,一切景物風情,都會絕塵而去。

只有自己身軀的冰冷。

這一生的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的容顏,會離開那恍若存在的魔幻鏡子。

「活著」時的所曆所聞所見,好像只是消費了的過程。

生命的信用卡,一擦皆空。

曾經成功時多麼狂喜的血壓和亂舞,和挫折失敗時多麼慘痛的 「淩遲處死」…都過去了。

我們一直丟失著來到面前的經歷,再也不見著之前的所有經歷!

我不在了,一切則不在。

因為全體亦如我是我罷。

覺所覺空。空覺極圓。

留戀皆屁。

 

2021.1.19

(完)

 

2023年功德主方案 
點此入內 線上刷卡
(單位:美金)

  下載迴向報名專用表 

迴向報名表填完之後請傳送E-mail: 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。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

燃燈paypal註冊的信箱是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。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敬請同門善信大德注意,以免無法收款!謝謝!

 

「隨喜贊助」、廣告刊登等,請參考下方。


點選「隨喜贊助」進入PayPal 線上信用卡贊助網頁,填寫數量即是您的贊助金額!

 

   

◆其他贊助方法:劃撥、匯票、支票及國外匯款

聯絡我們:

投稿專用E-mail: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。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

電話:886-49-2312992 分機 362

傳真:886-49-2350140
迴向報名表傳送E-mail: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。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

 

贊助索閱一年24期紙本雜誌、變更郵寄地址、或 參加「功德主方案

請洽分機 367

 ◆刊登全彩廣告/賀詞/請佛住世詞,下載廣告確認單。

請洽分機 3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