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佛國品第一
  如是我聞。一時佛在毘耶離菴羅樹園。與大比丘眾八千人俱。菩薩三萬二千。眾所知識。大智本行皆悉成就。諸佛威神之所建立。為護法城受持正法。能師子吼名聞十方。眾人不請友而安之。紹隆三寶能使不絕。降伏魔怨制諸外道。
"
6/19 彩虹雷藏寺蓮花童子護摩開示
●開示∕維摩詰經
●文字∕燃燈雜誌整理
●圖片∕西雅圖雷藏寺提供
●同修∕虎頭金剛護摩
●地點∕彩虹雷藏寺
我們敬禮傳承祖師,敬禮了鳴和尚,敬禮薩迦證空上師,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,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,我們敬禮壇城三寶,敬禮今天護摩的主尊「西方極樂世界摩訶雙蓮池蓮花童子本尊」
師母,丹增嘉措,吐登悉地,各位上師、教授師、法師、講師、助教、堂主及各位同門,還有網路上的同門,大家午安!大家好!(華語)你好!大家好!(粵語)愛してる(日語:我愛你)。사랑해(韓語:我愛你)Hola! Amigo! (西班牙語:你好)Te quiero mucho!(西班牙語:我愛你)すごい(厲害)。いちばん(第一)。気持ちいい。啾咪!Yappy! Bling bling! こんにちは(日語:你好)。
現在通知大家,下個禮拜天是六月二十六日下午三點,是「大白傘蓋佛母的護摩法會」。大白傘蓋這一尊,我們知道祂的手印很特殊(師尊示範),這樣子也可以,或者是這樣子也可以,「吽。媽媽。吽呢。梭哈。」這個大白傘蓋佛母,是我每天晚上在修結界的時候,用大白傘蓋佛母來做結界,「吽。媽媽。吽呢。梭哈。」祂有心咒,祂有特別的心咒。
大白傘蓋佛母祂的功德非常大,當初的時候,因為阿修羅攻打忉利天,跟天帝做戰,天帝不敵,去祈求釋迦牟尼佛,釋迦牟尼佛由無上頂顯現了白色的光,出現了大白傘蓋佛母,大白傘蓋佛母以傘蓋,把整個忉利天給它做了結界,所以阿修羅就沒有辦法攻打忉利天。
一個天界都可以由大白傘蓋佛母把它結界起來,所以我們如果能夠修「大白傘蓋佛母法」,任何一種攻擊都不會在你身上,這個是非常有利益的一尊,祂可以做為防護,你自己本身修行的防護,做為護法最大的一個本尊。因為忉利天是以大白傘蓋佛母來保護結界,令阿修羅沒有辦法攻進忉利天,有這樣子這麼大的power,你可以看你怎麼樣子想,我們下個禮拜天,做「大白傘蓋佛母的護摩法會」。
今天我們做「蓮花童子的護摩」,大家都知道的,這個不用作介紹,蓮花童子的護摩。這個蓮花童子,佛教界幾乎都沒有的,祂是最近在印度尼西亞,印尼那邊我們知道有「婆羅浮圖」,最有名的這個佛塔,婆羅浮圖佛塔,那個佛塔主要的是阿閦如來的佛塔,研究出來那個壇城是屬於阿閦如來的,也就是不動佛,不動佛的佛塔。另外我們也知道,在「日惹」,在梭羅,在印尼的「日惹」跟「梭羅」有很多的佛塔,像這個綠度母的佛塔。
我們在印尼的弟子依莉莎白,她畫了一尊印尼的綠度母的相送給師尊。依莉莎白呢?她有在這裡嗎?喔!在車子裡面,她在車子裡面看網路。她畫的綠度母,是根據綠度母佛塔的,綠度母有好幾個佛塔,在「日惹」,或者是「梭羅」那個地方。師尊第一次去印尼,先去峇里島,然後就到了「梭羅」,然後就到了泗水,然後到了雅加達,再從雅加達到萬隆,我第一次去印尼的時候是走這樣子的路程。
(依莉莎白走到壇城前)OK,謝謝妳!妳畫的綠度母是根據佛塔的相,去畫出來的那個度母,那一尊度母畫好,我拿回到家裡,還沒有掛好的時候,這個我走回自己的臥房睡覺的時候,祂居然會發出聲音叫我。我說不得了!這畫像居然會叫我,那我就趕快在三更半夜給綠度母開光,給祂開光,第二天就把祂掛起來。
她畫的唐卡非常好,她還有一個我們「皈依樹」的唐卡,我們〈真佛宗〉傳承皈依樹的唐卡,她也畫得很精細,而且每一尊都還鑲了珠寶,那個綠度母也是非常的莊嚴。她也畫過白度母送給師尊、綠度母送給師尊、黑忿怒母送給師尊,然後她還畫了瑪吉拉尊送給師尊,還畫了多傑帕母、勝樂金剛送給師尊,還畫了金剛瑜伽母送給師尊,她是畫唐卡的高手!
這個非常謝謝她!她畫的東西都是活靈活現的,全部都是活的,你看那個綠度母都會叫祢的名字耶,我嚇了一跳!這麼晚了誰在叫我啊?
我會不會喊一聲「有!」就收到瓶子裡面啊(師尊笑)?原來是綠度母!所以趕快給祂開光,謝謝妳!真的,謝謝妳!我知道妳在西藏Tibet,妳是在Tibet待過,轉世過,妳也曾經在日本轉世過,在日本轉世過。妳自己的轉世,妳自己清楚明白,將來妳一定會有很大的成就(眾鼓掌),謝謝妳!她所畫的唐卡非常的多,她畫的唐卡非常的好。她問我下一次她來,我要什麼唐卡?我說天啊!我想不出來,謝謝妳!她有一世在西藏的時候,她是專門畫唐卡的,她是專門畫唐卡的;另外還有一世在西藏,她是西藏的公主。
這個蓮花童子的「皈依樹」,我們現在供奉的是「皈依樹」,她畫的蓮花童子的「皈依樹」,畫得非常好,而且每一尊她都把祂的特點畫出來,所以這個是非常不簡單的,祂的特徵你一看,這一尊是哪一尊,馬上就認出來的。所以唐卡裡面,「皈依樹」裡面那麼多尊,而且每一尊都非常的莊嚴,非常的好。將來這個「皈依樹」傳承下去,就是我們〈真佛宗〉的傳承。
講一個笑話吧!有一個很有名的教授,跟一個農民在火車上相對而坐,在無聊的時候教授就講:「我出一道題,你若不知就給我五塊錢;你出一道題,我若不知,我給你五百塊錢怎麼樣?」教授以為他很有學問,農民是沒有學問的,所以他出的題一定會考倒這個農民,教授認為他什麼都懂,所以這個差別很大。教授出一道題,農民若不知道,農民要給他五塊錢;農民出一道題,教授不知道,他要給他五百塊。
哇!這差別很大,這農民就同意。教授就問:「月亮距離地球有多遠?」那農民當然不知道啦,就一言不發給教授五塊錢;換農民問了,農民問:「上山三條腿,下山四條腿是什麼動物?」教授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來,就很無奈的給農民五百塊錢。農民接過錢準備睡覺,教授就追問他:「到底是什麼動物啊?」這農民就還給教授五塊錢。所以我們不能小看人家,不能夠小看每一個人。
有一個人去買一個雞肉便當,他跟老闆講:「一個雞肉便當。」這個老闆問:「要什麼部位的?」這個人回答:「隨便啦,隨便哪個部位啦!」老闆就包了一個便當給他。回家以後打開,原來全部都是雞頭!雞頭,太過分了。
學期結束的時候,小明把成績單交給父親,父親看了非常的生氣:「你在學校裡面,為什麼一天到晚打架?」小明講:「我沒有啊!」父親講:「你還嘴硬!成績單上面,導師的評語明明寫著:『經常跟同學打成一片』,難道這個是冤枉你嗎?」這個父親是零蛋父親。
有兩個人吵架吵了一天,吵什麼呢?一個講「三乘八是二十一」,另一個講「三乘八是二十四」。兩個人一直吵,吵到最後沒有辦法了,就告到衙門去。這個縣老爺就講:「把『三乘八是二十四』的那個人,拖出去打二十大板。」這個人哭了:「明明就是他蠢,為什麼打我?」縣官怎麼講:「跟『三乘八是二十一』的人,能吵上一天,還說你不蠢,不打你打誰?」所以有時候是這樣子,這個故事是告訴我們,不要跟不講理的人在那邊辯論,沒有用的。那個人不講理,你跟他辯什麼都沒有用,不要跟他辯,因為辯了你比他更蠢。
男的想離婚娶小三,便試著跟三歲的女兒溝通:「媽媽不漂亮,老了,給你換個媽媽好不好?」三歲的女兒瞪著爸爸講:「不換!你媽媽更老,為什麼不換掉你媽媽?」
好了,現在進入主題「你問我答」。
Q問題一:台灣的弟子問的。阿彌陀佛!親愛的師尊佛安!弟子在馬路上,曾經遇到車禍被撞身亡的貓咪、老鼠或是小鳥等動物,不明猝死在地上,弟子只知給予持誦『文殊菩薩往生咒』數次,或是『拔一切業障根本得生淨土陀羅尼』數次,但因不曉得更好的處理方法,懇請師佛教示。
第二個,動物是否也存在黃金八小時,對於路邊不知被撞多久的動物遺體,因為四大分解尚未完成,恐怕會造成更多的苦痛,因此弟子往往不敢進行任何移動,這樣是否正確?但是有的躺在馬路中央,恐怕還會再遭到更多的壓輾,對於馬路中央的遺體應該如何處置才好?這是第二個問題。
第三個,一般持誦『文殊菩薩往生咒』七次,或是『拔一切業障根本得生淨土陀羅尼』七次,是否足夠呢?站在馬路邊持咒次數無法多,假使回到到住所,是否仍可以為異地而亡的動物繼續持咒?這是第三個問題。
第四個問題,若幫忙報名師尊法會,可否寫上「某地某路段某時個人所見猝死之貓、狗等動物。」這樣能幫助到此動物靈的超度嗎?感恩師佛釋疑,請佛住世,不才弟子頭面接足頂禮。
回答一:他意思是講,他在馬路上曾經遇到,車禍被撞死身亡的cat, mouse and bird,這動物猝死在地上,他給牠持誦『文殊菩薩往生咒』或者是『往生咒』。他不知道有更好的處理方法,所以要請教,這是第一個問題。
他問這個問題,我們密教其實有觀想、有持咒、有入三昧地,這是最主要的,觀想、持咒、入三昧地,這三者在超度上可以應用。觀想、持咒、入三昧地,這三者平時都是在用的,這個可以清除業障,當然在超度上一樣,有觀想、有持咒、有入三昧地,另外還有一個結印,結手印。你既然在路上看到了貓咪、老鼠或是小鳥,當然你可以持誦『文殊菩薩往生咒』數次,可以。或者你結手印持誦,然後觀想這個貓咪、老鼠跟小鳥,牠們活起來向天空中飛,也就是等於是在超度牠們到佛國淨土一樣。
觀想完了你就可以持咒,持咒的數目不定,看你自己的時間。其實更好的方法就是把牠先觀想,觀想出來往天上飛過去,然後你開始持咒就做這兩樣,你也可以結印。但是你如果在馬路旁邊結印,人家也覺得怪怪的,這要去看精神科醫生。總之你不落痕跡的做超度,不管如何都是功德,持咒多少遍,都是可以的,並沒有一定的數目。不過一般都是七的倍數,七的倍數是七、十四、二十一遍。或者十四遍,七遍是最少的,你能夠這樣子持咒的話,都是非常好。
動物是不是有「黃金八小時」?你看到的在馬路上的這個屍體,那個動物的屍體應該如何處理?大家以為呢,我問大家如何處理?那個車子來來往往,你敢去處理嗎?難道你要通知警察來維持交通嗎?為了一隻小老鼠,那警察會把你抓去。為了一隻老鼠在馬路中央死了,車子來來往往,你如何處理?像我們行者就負責給牠唸『往生咒』,不管是『文殊往生咒』,或者是淨土的『往生咒』都可以。
「南摩阿彌哆婆夜。哆他伽哆夜。哆地夜他。阿彌利都婆毗。阿彌利哆。悉耽婆毗。阿彌利哆。毗迦蘭帝。阿彌利哆。毗迦蘭哆。伽彌膩。伽伽那。枳多迦利。梭哈。」、
「嗡。阿悲拉吽。堪查拉。梭哈。」你如果要加上文殊師利菩薩,你就要唸:「嗡。阿拉巴雜那底。嗡。曼殊師利耶。嗡。阿悲拉吽。堪查拉。梭哈。」就是這樣子唸。至於在馬路中心的這個屍體,我看你也不用管,不用去管牠,因為車子來來往往,你自己生命也要緊啊!你能夠處理你就處理,在鄉間小道你可以處理,因為沒有車子;你如果在那個大馬路你如何處理?所以你就不管了,你責任已經做到了,觀想、持咒、入三昧地都可以。
我看你在那邊幫牠持咒,幫牠做觀想就可以了,入三昧地倒是不用了,修法才入三昧地。持咒的次數,七遍、十四遍、二十一遍,或者你要更多,七的倍數都可以,四十九遍都可以的。如果幫忙報名「超度法會」,寫上某地、某路段、某時,個人所見猝死的貓、狗或者動物,這樣能夠幫助這個動物靈超度嗎?當然可以!你報名超度,只要你付上隨意的供養,都是可以的,對不對?這個是回答台灣弟子問的。
有一個年輕妻子,她的丈夫每晚看電視足球比賽,什麼也不顧,她一氣之下就回到娘家,一進門,就看見她的爸爸一個人坐在電視機前,也是在看足球比賽,她問:「媽媽呢?」她爸爸頭也不回講:「回妳外婆家去了。」(笑)足球很迷人。
妻子跟先生講:「你太不像話啦!在路上碰到我媽媽,連頭也不抬一下!」先生回答:「哎,自從娶了妳以後,在外面我就沒敢看過別的女人。」他都不看,真的太超過了。
哎,真的,疫情實在太可怕了,疫情真的是很可怕。昨天在餐廳上洗手間時,我都有記得防疫的所有原則:一、用胳膊推開廁所的門進去,不是用手去抓那個手把,然後用腳給它抬起馬桶蓋。第三、用酒精噴灑消毒在馬桶座上面。然後用紙巾打開水龍頭,用肥皂擦手二十秒鐘,再用肩膀再打開廁所的門走出來,然後回到座位。突然間想到,他忘記尿尿(笑),疫情太可怕。
我們今天講…昨天是在講獅子吼,「能師子吼名聞十方」,今天【維摩詰經】講下面那一句「眾人不請友而安之」。哎,這一句話喔,怪就怪在,很多人唸到這一句的時候,突然間打結。你說,「能師子吼名聞十方」這還可以解釋啊,「眾人不請友而安之」什麼意思?唔好意思(笑),廣東話,唔好意思是什麼意思?(不好意思。)不好意思?我以為是沒意思(笑),什麼意思,沒意思。「眾人不請友而安之」師尊有體會到這一句話。
哎?今天桌上沒有要送人家的東西…我看看,這個盒子是什麼?裝什麼?哇!這麼漂亮的手珠哎!哇!這如果是真的玉就很好,很漂亮哎!漂亮手珠哎,還帶著盒子哎!如果講出來的跟師尊吻合的,就給他這個手珠。喔,大使先舉手,不要講太多哦,兩個字而已(笑)。
(廖大使:好…我知道師尊都要我們猜心喔,我這個珠子一定贏不到,不過沒有關係。報告師尊、頂禮師尊!這一部經跟【大波羅蜜經】一樣是講大乘、是講般若智慧的,講大乘、講般若智慧就是六度,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進、禪定。那麼這個就是說做為一個菩薩,甚至大阿羅漢,大阿羅漢還…還不到菩薩的格,因為祂們是清淨,祂們不喜歡接觸大眾,有一些像舍利弗。但是做為菩薩,修行到一地、二地、三地、四地…到八地、到九地以後的菩薩,祢一定要接受一切,祢一定要主動地去弘法,一定要主動地去…像師尊講的,得到了佛的加持,你有這個佛為你叫做「諸佛所護念」,為諸佛所護念,菩薩就會去為眾生解說佛法,甚至像觀世音菩薩、像妙音菩薩一樣,化一切的色身,你需要我度,我就來幫你說法,因此也就是說,你不歡迎我,我主動會來,可能師尊也碰過這個情況,因為太愛眾生了。所以,這就是所謂的,眾人不見得邀請祢,但是我有友而安之,我是菩薩呀!謝謝師尊。)
嗯!那你兩個字是什麼?
(兩個字是什麼?因為要猜心,實在不容易,所以我也不見得一定要贏到這一串珠子,謝謝師尊。)(笑)好,那蓮慈講一下看看。
(禪定功深就可以一轉法輪、多轉法輪。)
好,妳請坐。還有嗎?兩個字就可以啦。(慈悲。)慈悲…(安心。)安心…。
其實大使在他的那麼多話當中,提了兩個字,已經提了兩次,就是「主動」啊!主動,「主動無畏」,沒有什麼畏懼、主動無畏地去度化眾生,這一句的意思就是這樣。大菩薩能夠很主動的,很沒有畏懼的去度化眾生。有的時候,像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以前的好幾世,前面好幾世,那個都是在西藏時候,在戰亂的時候,噶瑪巴祂主動無畏地去兩邊去協調,讓他們停火,這個就是在救度眾生啊!
好,大使又要講話…(再補充一句話,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就是這樣),對對對。他們調解戰火,一般人看到說那邊在戰爭啊,誰敢去啊?去了會死哎!你說不好會被砍頭的!兩邊的首領…好幾世的噶瑪巴都去調解村跟村的糾紛、宗派跟宗派的糾紛,甚至於戰爭,蒙古跟西藏藏人之間的戰爭,祂都去調解,噶瑪巴都去調解,調節兩邊,讓它變成和平,就無意中祂就能夠救度了很多的眾生,這個就是「無畏」,而且是主動,不要人家來請,你自己就去。剛剛那個大使有提到兩次「主動」,問他兩個字,他說他不敢猜,那你已經提了兩次的主動。
眾人不請啊,當然要主動啊!主動去協調、主動去調解、主動去說法,這句「眾人不請友而安之」,這個「友」字可以當成「佑而安之」,佑,「佑而安之」,倒不是說「友而安之」,「眾人不請佑而安之」,祂照樣地去把這個佛法給它傳遍、去廣度眾生,這一句的意思,最主要就是這樣子。
這裡我產生一個問題出來,我問大家,這一句話,那你講度眾生,好了,有人講「上無佛國可成,下無眾生可度」,那麼度眾生,大家談了:「現在我出去弘法就是在度眾生。」哎?奇怪?有一派主張「上無佛國可成,下無眾生可度」,那麼問你,為什麼?我現在問,因為剛剛「主動」雖然大使講了兩次,但是問他兩個字的時候,他沒有講出來(笑),現在我問,為什麼是「下無眾生可度」?明明是度眾生啊!祢弘法就是在度眾生,為什麼下無眾生可度?誰能夠答?
又是大使,好。
(廖大使:好像真的不把這串珠子迎來不行。報告師尊,這又是大乘佛法裡面講的六度,【金剛經】裡面祢講的,菩薩去度眾生是無所得的,度完就走、度完就走,根本沒時間去回顧說我度了幾個,都沒有時間的,菩薩度眾生是像師尊一樣,一直走、一直走、一直走,沒有時間回頭的,連休假都沒有,這就是盧師尊。所以呢這就是師尊剛剛問的「為什麼無眾生可度」,我一直在度,但是呢!我不回頭看,無我相、無人相、無眾生相、無壽者相,菩薩就是一直度、一直度、一直度,像師尊做「千艘法船」,做到兩點、三點,就是這樣子,謝謝。)
這個就是「無所求」,你講的就是說「無所求」,菩薩是無所求去度眾生的,無所求去做,所以是無眾生可度。這個講的也是對,那是屬於菩薩的。其實,像師尊今天在這裡說法,表面上講是度眾生,其實是無眾生可度。為什麼我要這樣子講?因為啊,你們本來…(弟子答:師尊,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佛性,只是說喚醒他們佛性而已。)好,妳請坐。
是這樣子的,因為你們成正覺的時候,她剛剛講了,每一個人都有佛性,並不是誰能夠度你,菩薩只是教你方法,她剛剛講,菩薩只是教你方法。什麼方法呢?這個方法就是把你在外面蓋住佛性的蓋子給它拿掉,原來的佛性祂自然就顯現了,並不是菩薩去度眾生,並不是,是「無眾生可度」。眾生都是佛啊!只是他一時蒙蔽,被蓋住,祂只是教你方法,要把這蓋子拿掉,你就可以看到自己的佛性了。
其實是自度,而不是他度,自己度自己,你按照這個方法去做,把蓋子拿掉了,你佛性顯現了,你就成佛了嘛!所以一句話講「迷者眾生,悟者是佛」。那這個「無我相、無人相、無眾生相、無壽者相」,當然也是的,大使所講的也是的。大使講那個…因為菩薩不把這個度眾生的數目掛在心上,只是祂教人家方法,你按照這個方法去修,你就打開了鍋蓋,你的佛性就出來了。祂只是教方法,教法。
佛性本來就是自己的,當然是無眾生可度,因為眾生就是佛嘛。只是教你一個方法,你要打開,這個只要一打開,你自己佛性就顯現了,是自度而不是他人來度,你只是用了這個方法,菩薩教你的是方法,這個不叫度眾生,眾生不能讓祢度,是自己度自己,自己在修法當中,看到了自己的佛性顯現。那應該是那個講的對吧?剛剛那位。好啦,那這個給妳吧!這樣懂了嗎?好,阿彌陀佛。
下面這一句是「紹隆三寶能使不絕」,這一句就很簡單,三寶我們知道是佛、法、僧。佛就是正覺,正覺者、正等正覺,這個佛;法是佛講出來的方法;僧是受持這個佛法,接續這個佛法,讓它不斷掉。這一句就比較容易可以解釋,三寶就是佛、法、僧,不像我們〈真佛宗〉的三飽,吃飽、睡飽然後玩飽。「紹隆三寶能使不絕」就是把佛法繼續傳承下去,這一句的意思是這樣子的。
再來是「降伏魔怨,制諸外道」,一個「魔」字,什麼是魔?能夠斷你慧命的都是魔。你的慧命被砍斷了,也就是說你本身的佛法被砍斷了,被斷掉了,你不再使用這個方法,讓你的佛性顯現,這一切都是屬於魔,都是屬於魔怨。制諸外道,「外道」是什麼?易學,我們稱為叫做「易學」。就是說,很多人講叫做「外道」:「你偏空,講這個空性,講空性你講得很好,但是你注重出世,完全是出世的,不是吃素,是出世。偏重於出世,這個也是外道;偏重於入世,也是外道。」像有些是這樣子,像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,對於這個外道,有很多人會看天上的星星,看「星相」,這個跟佛法沒有關係,看星相。
也有很多會那個好像是說…像我們這個「紫微斗數」啦,像學這種東西的「算卜卦」,那只能夠當為吸引眾生歸向於佛道的一個方法,屬於「易學」,易學之類的,釋迦牟尼佛都反對。像有很多人主張「一切都是宿命」,你出生的時候命就注定什麼時候死,你每個月薪水多少都注定的,你會遭遇到什麼人給你騙錢也是注定的,像邵康節,邵子易數,就是現在在講起來就鐵板神數了,邵子易數叫鐵板神數,你幾歲會碰到姓什麼的人、把你騙多少錢,都寫在上面了。這個叫做宿命,邵康節祂是個半神人,祂懂得很多東西,邵康節,邵子易數,這個是屬於易學。什麼叫「易學」呢?對你了生死、看見佛性沒有關係,這個就是屬於易學。
所以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,對於這些什麼算命啦、星相啦,或者是會耍一些神術…我能夠叫這個按一下、加持一下(師尊演示金剛鈴)…哎,你這個就拿不起來,很重,怎麼提都提不起來,現在在桌子上,真的很重,拉不起來的,要很大的力才能夠拉得起來。因為怎麼樣?把靈氣壓住了,這表演這種東西的。像以前我們一個桌子,抬起來剩下一個桌腳:「天靈靈,地靈靈,八月十五來上神」(臺語),這神一降在這個桌子上面,這個桌子有四個腳,它能夠一個腳就可以站立。表演這種東西的,那個叫做屬於「外道易術」,那個就屬於「外道易術」。
「觀四腳神─(臺語)」,「四腳神」就是青蛙神,觀青蛙神,我們八月十五的時候,你小孩子趴在地上,學像青蛙這個姿勢,然後再來:「天靈靈,地靈靈,八月十五請你來上神,四腳神,靈靈靈,請你八月十五來上神」(臺語),就拿香這樣搖一搖、搖一搖、搖一搖…青蛙的靈就附在那個小孩子身上,他開始就跳,他蹦蹦蹦蹦蹦跳哎!那個是屬於「易學」。很多的「易學」,你會吞火,那個在西藏有一陣子流行這個吞火,就是把火拿起來含在嘴裡面,然後又把火噴出來,火就燃在那個火棒上面。這個都屬於「易學」,這跟佛性沒有什麼關係,都屬於「易學」。
釋迦牟尼佛是反對這樣子的,做這些東西。但是這個東西也蠻吸引人的啊!你看這個拿這個東西(金剛鈴)啊,你如果按一下…喔,你就輕輕的給他拿看看,真的拿不動,因為這底下有靈氣啊,跟碟仙的道理一樣,他會把那個桌子吸住,吸住那個桌子,你只能夠移動,拿不起來,明明我這個力量可以拿起這個金剛鈴的,就是拿不起來,只能在這邊移來移去,所以這個都是屬於易學。「降伏魔怨,制諸外道」,所謂「外道」就是這些東西。
然後教人家世界都是空的、人也是空的、房子也是空的、車子也是空的,什麼都是空的…但是你太偏於空了,不對的!有人問我,他悟到「空」以後,他就講說:「那我們還要學密法幹什麼?」他還問我一個問題:「有本尊嗎?」問你,你修密教,你有本尊嗎?我為什麼要修本尊?本尊也是空的啊!他就講說:「我為什麼要修密教?密教也是空的啊!」錢也是空的,房子也是空的啊,車子也是空的啊,對不對?人也是空的,真的,人真的也是空的,你如果偏向空啊,你說這個愛,愛也是空的啊!
你問問蓮妙上師的媽媽,你問她,你去問老菩薩,什麼是愛?她一定跟你講:「空的。」(笑)空的!什麼愛?年輕的時候有可能愛,年輕的時候真的是很愛。像蓮妙上師的媽媽幾歲了?八十五啦?你愛什麼?那是義務啊!跟他在一起是義務,哪裡有什麼愛?對不對?都長成這樣子了,還愛什麼呢?女的是這樣子,那男的呢?季容的爸爸在哪裡?在這裡。他幾歲了?九十幾?對啊,其實那時候啊,夫妻相處在一起…九十四歲!喔!阿彌陀佛啊,真是長壽哎!真的是長壽,真的是。
他很注重自己的身體保養,他很注重,我們每天看他在運動,一直走路走個不停,以前他住在Redmond的時候,看到他一個人,每天走路,走多少小時,運動、運動,一直在運動。你講愛,跟他講愛,他一定會跟你講:「空的啦!空的啦!」那時候夫妻相處在一起的時候啊,那只是一種義務。年輕的時候的確有愛,等到你到九十幾歲、八十幾歲,哪還談什麼愛呢?我有時候連看一眼都不想看(笑),不是講我啊!我是比喻啦!師母本身是不一樣的,師母是真的有內在美。
師母她的能力到現在,她腦筋還是很清楚喔,分析事情非常地準確。她很有能力,她在做協調、調和的工作,非常有能力,對不對?她值得讓人家敬佩,這時候這個敬佩多於那一種愛,一般世俗的愛多餘的。
就是說我有責任跟妳相處到老,我有責任跟妳一起到老,說不定我先走,也說不定妳先走,那世俗的愛…其實講起來的話,尊敬、欽佩,真的,尊敬跟欽佩大過於那些世俗的愛,已經大過於世俗的這種愛,是尊敬、欽佩跟一種義務,必需要陪她到老。因為畢竟年輕的時候,彼此之間也是都有愛過,但是老了有時候變質,是有的。
愛不是永遠的,恨也不是永遠的;愛也是空,恨也是空。同樣都是心發出來的,所以懂得這個道理的,懂得這種道理,我們就知道「無得無失」的道理,沒有得也沒有失啊!你得到什麼?沒有。你失去什麼?沒有。所以偏向「空」也不行,偏向「有」也不行,這道理就是這樣子。
所以「降伏魔怨,制諸外道」,這個降伏魔怨,人家要斷你的慧命,你懂得,這個必須要三寶,必須要接續,一直要,需要,那麼你修行佛法,不要讓它斷絕,這是重要的,因為這個將來會讓你的佛性顯現,那個才是永恆,其他的大部分都不是永恆。那我們下個禮拜再講「悉已清淨,永離蓋纏」。
好,嗡嘛呢唄咪吽。

2023年功德主方案 
點此入內 線上刷卡
(單位:美金)

  下載迴向報名專用表 

迴向報名表填完之後請傳送E-mail: 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。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

燃燈paypal註冊的信箱是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。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敬請同門善信大德注意,以免無法收款!謝謝!

 

「隨喜贊助」、廣告刊登等,請參考下方。


點選「隨喜贊助」進入PayPal 線上信用卡贊助網頁,填寫數量即是您的贊助金額!

 

   

◆其他贊助方法:劃撥、匯票、支票及國外匯款

聯絡我們:

投稿專用E-mail: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。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

電話:886-49-2312992 分機 362

傳真:886-49-2350140
迴向報名表傳送E-mail: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。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

 

贊助索閱一年24期紙本雜誌、變更郵寄地址、或 參加「功德主方案

請洽分機 367

 ◆刊登全彩廣告/賀詞/請佛住世詞,下載廣告確認單。

請洽分機 368